不二臣

叁哥是什么绝世神颜啊我疯魔

鸽!!!!!!!!!!


是你吗鸽!!!!!!!!!!

这位帅哥请你停止你散发魅力的行为(......

我是核酸,准高一生,不常在(

安雷柠凯淡圈,沉迷追星,想扩权贵女孩

年更博主,甜度=0

有对象有绑画,人生赢家(no

喜欢小鬼和福西西

门牌号2450721559

我很好说话很沙雕的!就是弧比较长......

来找我玩嘛😭😭😭

叁哥世界第一神A不接受反驳(......

我和树树怕不是唯二两个发糖的(........

柠凯结婚课题研究小组:

柠凯村第三届接龙大赛
前两届可以翻〖柠凯村粮食〗tag查看
抱歉刚刚糊掉了重发!!{土下座







1. 残桥忧雪   @残桥忧雪 
2 .菩萏  @菩萏 
3 阿邱  @!! 
4. 白柠  @白木林 
5 鹤鸣 @鱼鸟✨ 
6 核酸  @不二臣 
7 木槿  @新明解国语辞典 
8  树z @浮木 
9 世界 @世界来的_ 
10 圣歌 @圣•椉鵿聖•雪
11 墨竹 @墨竹一天睡二十五小时 
12双音 @咕咕音@癌症晚期 
13 阿影@
14 锁链 @沙雕永远是你的沙雕 
15 蓝蝶 @虚伪的渣渣蓝蝶death 
16  柠檬 @柠檬酱🌸🍃 
17 布暗影  @布暗影 
18五不言@
19海鲜 @今天也是最美的凤鲜花 
20 切糕@
21 墨竹  @墨竹一天睡二十五小时 
22 雷闪  @柠凯主义宣传家 
23 洲洲 @玩家编号111 
没艾特到的老师是没有回复lof域名的
谢谢全部老师的参加,也谢谢晓老师 @tear. 的帮助拼图
本届柠凯接龙(别名拼刀大赛)圆满结束
谢谢大家~・*・:≡( ε:)

55555我们一起学酸叫,一起:

我永远喜欢晓晓!!!!!!!!!!

tear.:

是给酸酸的图图,太赶了有点点丑,下次给你画的好看一点

私心画了喜欢的场景,只有宝贝酸酸可以转载!

p4是过程

原文是这个!请爸爸们都去吃吃!我永远喜欢酸酸.jpg

  http://aiyinleila.lofter.com/post/1f060a04_ef545eb8

可以啊,大小姐脾气真的nb,二话不说就扔下一堆烂摊子给别人处理,哭唧唧好像我们欺负你一样,到底是谁先不看消息啊我讲了两遍好吗还不够吗???

真的fong了,谁小孩子啊到底,你先提议的接龙,到快结束了捅这烂篓子,不骂你骂谁,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柠凯/r18】末日边缘

欠闪哥的黑柠凯 @柠凯主义宣传家

新手司机羞愧难当,我随便写写,你们随便看看就好(哭

内含ru夹,跳/蛋,谨慎观看

本来想小号发,唉想想反正大家都知道我是魔鬼了(..




链接走评论,各位好汉手下留情不要把我挂到雷文墙55

【柠凯】心拍数

安莉洁第一人称

向哨,但要素不多

@tear. 晓哥签收一下

          我觉得我最近有点不正常。

   这种不正常体现在,每当凯莉靠近我时,我就变得无法思考。用凯莉的话来形容,就是“你的世界从飘着鹅毛大雪的凛冬一下变得春暖花开,地上铺满了恶心的花瓣。”

  她在说这些时甚至夸张的用手比划,这样更令我感到无地自容。我想我一定,一定是生病了。那万恶的疾病总在凯莉靠近我的时候突兀的发作,火山一样,烧得我面赤耳红。

  这种事情发生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比如上周我们一起出任务,被对方逼到了一个小角落里,凯莉拉着我跳到了衣柜里。我们的身体紧紧贴在一块,我甚至能感受到她的睫毛像小刷子一样刷在我的脸上。我的脑袋直接当机了,从一个冷静谨慎的安莉洁变成了一个呆滞的笨蛋。

  我想我得想个办法,再这样下去真的不行。

  于是我开始躲着凯莉——午饭不再和她一块吃,尽量减少碰面接触,甚至找艾比换了间宿舍。能做的我都尽力去做了,但我的病似乎没有一点好转,反而更加糟糕了。令我意外的是,凯莉从不过问,但她总喜欢在我盯着她看时回过头,冲我狡黠一笑。我的脸又控制不住的发热,最终落荒而逃。

  我觉得我已经病入膏肓了,光是想起她就令我心跳不已,我到底是怎么了——我哀嚎了一声,把头缩回被子里。

  

  “安莉洁,我觉得你真的该想想办法,我简直怀疑你的那些花是在醋里泡过一遍,酸不拉叽的......你在干嘛?”凯莉一脚踹开了宿舍的门,气冲冲地跑到我跟前。我抖着身子从被窝里探出头来,她就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翘着腿瞪着我看。

  我小声回答说我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随后又心虚的偏过头不去看她。我听到她的皮鞋踏在地板上发出的声音,感觉到她离我越来越近,我连忙往后挪了两下,拼命祈祷她不要过来——不然我又要离死机不远了。

  “真不知道?”

  “不知道。”我闭上了眼,深吸了一口气。

  

  我看到我的精神世界又变得无比恶心,虽然没了泛着酸味的花瓣是件好事。蓝天白云,绿草如茵,漫天的气球,真适合结婚。凯莉就站在一旁抱着双臂,我看到她冲我挑了挑眉,嗤笑了一声。那么聪明的她,一定已经猜到了我的意思。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想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我看到凯莉总会变成那个呆滞的安莉洁——

  因为我喜欢凯莉。

  

  我觉得这简直难以接受,但又理所当然。我讨厌凯莉,但在讨厌她的基础上,我也喜欢她。我对她的爱与恨总是并行,我被她的某一部分深深吸引,又排斥着另一部分。这令我感到畏惧,我既不能爱她,又不能不爱她,多么自相矛盾。

  可她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只是拾起了掉在地上的捧花,我看见她扬起了嘴角:“没有牧师,没有礼服,没有戒指,没有亲朋好友,没有婚礼进行曲,没有盛大的宴席——这么寒碜,你也想娶我?”

  我不知所措地抬头,我看见她抱着花,难得安静地站在原地看我。阳光打在她柔顺的黑发上,海蓝色的眼睛里充斥着笑意。我认栽了,我就是爱她,因为我感受到我的心史无前例的飞快跳动着。我也笑了,我一步一步走向她,又飞奔了起来。我把她抱在怀里,她没有反抗,只是任由我抱着。她听见她小声地嘀咕道:

  “安莉洁,我的喜欢总是比你快一步,总是一马当先地冲在你前面。我要惩罚你,罚你走到我身边,牵着我走完剩下的路。”

  我忍不住把头埋进她的颈窝里,痴痴地笑了。我从她手里拿走了那束捧花,又把它甩到身后。我一只手牵起凯莉,与她十指相扣,另一只手搂住了她的腰。我轻声笑,在她耳边吹了口气,她敏感地抖了一下身体。

  我们额头相抵,我看着她蔚蓝色的眼睛,柔声道,你闭上眼,我给你变个魔术。

  她乖乖闭了眼。

  再睁开时,她正躺在我的床上,靠在我身边。我捏住她的下巴,与她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吻。我抓住她的手,放在我的心脏处。我不太会说情话,所以我只能很笨拙的跟她说,这里原本是一片空地,现在,它是你的。

  我看到她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抬起手抹着泪,我听到她哽咽着对我说,我也爱你。

  

  

 

【柠凯】迷情香

我转发炫耀(......

我赶明儿就写一个凯莉视角的小甜饼给我滴宝树

-無始有終-:

+看不大出来的学pa
+投喂酸酸的小甜饼,久等了♪( ´θ`)@不二臣 
————

安莉洁对凯莉而言,是一个很特别的人。

她不太爱笑,表情很少,看起来类似棱角锋利的存在。平时话不多,很少搭上同学的梗。但她又极富少年感——她有一个浅浅的小酒窝,虽然她不爱笑;她身材纤细,锁骨脚踝以及蝴蝶骨都很突出,看起来却有不瘦弱,反而让人有一种坚实的力量感;她少有的几次笑全是对凯莉,勾起嘴角,弯弯眼睛,显露出单只圆而可爱的小酒窝,明明笑起来是很好看的,可就是很少笑。大部分人对于少年感的定义都是青春、阳光、活力,安莉洁青春能算上,阳不阳光暂且无法得知,“活力”和她不太搭得上边儿。其实少年感还有种引申意义,就是一种坚持、执着,对世界怀揣着初生牛犊不怕虎般的一腔孤勇,敢于负重前行,敢于激流勇进,这种精神气儿,也能叫“少年感”。

安莉洁大概就算这样的少年。她不太合群,有着自己所执著的东西,虽然被金拉进小团体之后不再独来独往,但还是不太搭话,有些自顾自的。凯莉好像不太喜欢她,总称她“丑女”。其实凯莉很清楚,安莉洁简直每一个细节都按照凯莉的审美点长。她的长发柔顺,有一股清且浅的香味。凯莉坐她后桌,上课常玩安莉洁的头发,打上疙瘩、编辫子,玩得不亦乐乎。安莉洁看过来,凯莉偏要撑着脑袋,哼支小曲儿掩饰,好像她根本不在意玩安莉洁头发,只是无聊时随便摸摸而已。安莉洁就眼底含笑地看着凯莉,凯莉刚刚觉着她是笑了,却又在风卷起地上的落叶时,凯莉一时花了眼,再一睁眼安莉洁还是那副表情,似是又没有在笑了。安莉洁还有双很漂亮的眼睛,绿色的深潭淀着星星点点的光,凯莉曾沉沦于安莉洁那片幽深静谧的潭水,曾试图洞穿她眼底的情绪,她看透过太多单薄乏味的同龄人,却看不透安莉洁。

兴许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凯莉愿将安莉洁比作层次丰富却偏冷冽的名贵香水,且是凯莉一人独有的限量款。前调是蜂蜜柚子,虽然对于香水来说这个味道有些特别,但这是凯莉爱的味道,像栅栏旁生长的花草,或是疯长的思绪,牵绊住孤独旅人的脚步,直截了当地像一把带倒刺的小钩子,不偏不倚插进凯莉的心脏中,不尖锐,却直勾得凯莉心发痒。中调氤氲着幽静神秘森林的薄薄晨雾,以及草木露水、雨后尘泥和青柠檬的清新气息。这是独属于安莉洁的味道。尾调则像是被云翳所囹圄的阳光味道,虽然将这比作阳光,但其实尾调的香相比前调和中调偏淡些,给人的感觉也是没有温度的。

凯莉爱这款特别的香。她喜欢这样特别的安莉洁。

所以在很久之后,凯莉用一瓶蜂蜜柚子茶换来了一个间接接吻,她珍而重之的在马卡龙色的手帐上写下“你是年少的欢喜”。第二天,安莉洁不知道怎么的就洞穿了凯莉的心思——凯莉有充分理由怀疑,安莉洁是不是偷看了她的手帐。安莉洁捧过凯莉的脸,闭上眼睛,纤长的睫毛微微发颤,在凯莉唇上印上一个湿润的吻。凯莉的第一反应是原来这个家伙的嘴唇是这样温暖柔软啊。

“你想要亲吻,不用间接接吻。”

安莉洁笑了。

凯莉觉得,这香水的尾调却忽然有了温度般,愈发令人心醉神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