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二臣

人去灯灭

虽然场合不太对但那位朋友说得是实话啊......

评论尬吹真的笑死,你们心里难道没点b数吗

快看啊天使画给我的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神仙闪闪

柠凯主义宣传家:

是欠算哥很久的狮(…)
太丑了dbq @不二臣

多可爱啊你们快看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爱爆果酱

果酱今天出货了吗:

@不二臣 给茶蛋蛋的生贺!!!!

【柠凯】夜色难宁

宝贝树树是神仙吧😭😭
呜呜呜呜呜呜呜不够看啊(打滚

云深:

八百年没写柠凯了,来个短打复健一下。


我真的不是陌生面孔!!这是我的柠凯博((以后柠凯都堆到这里啦!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小号太麻烦了。


给宝贝算(dbq这个昵称是糊糊想的我先笑为敬)的生贺!!!!祝算算生日快乐!!!I love you forever!!!!❤ @脱氧核糖核酸 


期末太忙了只有一点点时间写文致歉!


是我喜欢的快意江湖柠凯!


————


凯莉把一个秀气的布包放在桌上。




在来福客栈住下的大多是赶路的江湖中人,一水的粗莽汉子,就算百里挑一有个姑娘,也是虎背熊腰比汉子还要唬人些。店小二见到个鲜有的水灵妹子,立即殷勤地去招呼,凯莉要了碗汤面,将小二打发走了。




凯莉轻轻摸了摸布包,这明显是女孩子的东西,包口的针线很精致,没什么走线,包上绣了一只五芒星。一看就觉得包里装的都是女孩子的贴身物件,很不打眼。




她没有将包口扎得过紧,以免显露出包里的痕迹。她在包里放了一节结实的麻绳,两把星星飞镖和一把月刃,并没有像资质平庸的刺客一样准备太多。除去这些行刺用的东西,凯莉的包里就是些胭脂、香粉、钗子一类的。她是顶尖的刺客,“星月魔女”在中原武林的名声可不小,只要是她接下的活,就没有失手的。




她把玩着手中的木筷,如若是没有眼力的人便无法识出她的招式与杀意凝于手上。店小二端着热乎乎的汤面上来,他有点功夫傍身,看见凯莉的动作,脚下一滑,差点把汤面给洒了。凯莉早就听见了店小二的脚步由远及近,她停下手中动作,回头对店小二人畜无害地一笑。店小二哆哆嗦嗦地放下汤面,一溜烟地跑了老远。




来福客栈的厨子手艺不错,凯莉有了碗热乎乎的汤面垫肚,走进风声呼呼作响的浓重夜色里。她轻巧跃过一条条街巷,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座府邸前。她早就脱掉了外袍,里面就是轻巧的夜行衣,与夜色融为一体。




凯莉感叹道:“夜色难宁啊。”于是毫不费力地跃上房梁,足尖轻悄悄地在梁上一点,做了个好不优雅的梁上君子!今夜凯莉一路顺风顺水,安府早早吹了灯,只留了点昏暗的路灯照着青石板路。凯莉天下无双的刺客本领全然没有施展出来,毫无阻碍地摸进了安家女儿的闺房里。




她从镂花的窗台上,身披一身月光跃下,来到了安莉洁的床前。她夜视极好,又借了点月光,可以很清楚地端详安莉洁的睡脸。眼前眉清目秀的女孩神色平和,房间里只剩下她的一点清且浅的呼吸回响。




今晚月色很美,正是个花好月圆夜。难得宁静的夜晚即将被凯莉一举撕碎。




凯莉摸出月刃,在刺向安莉洁之前一点不对劲从心中升腾而起。她一直都是在刀尖上往前走的人,要命的时刻必须要有足够准的直觉。但开弓没有回头箭,凯莉再收招已经无法弥补了。她只好继续对准安莉洁的脖颈刺去,准备一刀封喉。




刀刃已悬在了安莉洁脖颈上,凯莉一念之间,这个活生生的女孩子就会变成尸体。




倏然间,床上的人动了。安莉洁用两个指头捏住凯莉的刀尖,凯莉竟无法将月刃从安莉洁手中抽离。凯莉心中警铃大作,竟后跳一步,直接弃掉了月刃。这一后跳果然不错,凯莉躲过了安莉洁的下一掌。




安莉洁夹杂着碎冰的极寒掌风接着袭来,凯莉竟不敢当其锐,只得左支右绌地闪避。凯莉很清楚,自己这是撞着块铁板了。安莉洁是高手中的高手,是中原武林凤毛麟角般的实力,可这人却低调得一点风声也不见得走漏出!




凯莉悄悄将星星飞镖藏在一个变招中扔出。




夜色难宁。

【安雷】霸道骑士别追我(上)


天雷ooc,感谢佑哥天才取名我笑喷了

原著+abo设,2b组合闪亮登场jpg.




雷王星三皇子天生就与众不同,鹤立鸡群。这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出色的战斗能力,更重要的是,在雷王星这样一个非A即O的星球上,史无前例的出现了一个beta,实在是太令人难以置信。一个没有beta的星球上头一个诞生的beta,还是皇族!这件事勾起了雷王星国民的八卦之魂,以至于过了不长的一段时间,全国上下都对他了如指掌------他那群缺心眼的皇兄,竟然在他分化为beta之前将他的糗事公之于众,以此来获取噱头,这是何等的耻辱啊!

他前18年的人生几乎被扒得一干二净,于是他为了保护自己后半辈子的隐私权,当着"宇宙这么大,我要去看看"的名号放火烧了皇宫三天三夜,趁乱混入人群里逃走了。等他爹处理完那些烂摊子回头来找他时,雷狮早已经远走高飞,成为了一名宇宙beta保护协会会长,好吧,实际上是一名宇宙海盗。出了雷王星的的前皇子在宇宙里混得如鱼得水,很容易就获得了一大批衷心耿耿的部下------他们听到雷狮是个beta还不以为然,甚至有不少人暗地里偷着笑。但当雷狮报出他的故乡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屈服了。开玩笑,雷王星的beta代表什么,那可以算是前所未有的变种人了,谁又能估量这位大爷的全部实力。

出了皇宫的日子还算清闲,直到一个傻不拉叽的骑士跳到他面前说要带他回老家让他回去孝顺父母顺便继承王位。

安迷修找上雷狮完全不是什么意外,他在各个星球上游荡时路过了雷王星,年迈的雷王召见他,希望这位乐于助人的骑士能将自己心尖尖的小儿子给带回来。安迷修大惊,想着这雷王家的小儿子真够不孝一成年翅膀硬了就不辞而别留下年老的父母和一群靠不住的哥哥,岂有此理,他安迷修一定要帮助雷王捉回他们家小王子再来好好对他进行一番说教让他改头换面重新做人。他在宇宙打探了一年终于寻到了雷狮的下落,见到小王子的第一面劈头盖脸地就对他骂道你个混蛋速速滚回雷王星继承你的王位去省得雷王专门为你建得六个厕所全拿来当摆设。

这番逻辑奇葩的言论惊得雷狮烤串的竹签差点没往安迷修鼻孔里插。

回去个腿腿,回去了接下来后半辈子都要生活在所有民众的视线下一点隐私都没有换成你你要回去吗?!雷狮吼回去。

啥,你们雷王星人都这么变态的吗。安迷修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面前这位一直愤愤不平骂骂咧咧的王子,干巴巴地从嘴里憋出一句你也不容易啊哈哈。雷狮斜睨了他一眼说知道原因了还不赶紧滚蛋别来妨碍老子烤串美滋滋的心情。安迷修耿直地摇头说不行我已经答应雷王就是绑也要把你绑回去,这样吧你说说为什么雷王星民众这么八卦你的原因,理由合情合理我就放你走顺便帮你在雷王面前说说情。

雷狮哦了一声,说这个简单,我是beta咯,你自己不也说了雷王要我回去的原因之一有不能浪费他建六个厕所的钱嘛。他说完再看向安迷修时发现那人已经光速退远抖着音捏着嗓子半尖叫道你们什么星球啊beta待遇这么恐怖吗,我也是beta啊我是不是也要被他们扒干净了啊。

不存在的,雷狮果断翻了一个白眼,我是土生土长的雷王星人,和你能一样吗。

哦,哦。安迷修松了口气。你这个断句很吓人啊能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啊祖宗。雷狮已经叼都不想叼他一下,把锤子往地上猛砸一下呸了一声说关你屁事,地面迅速裂开。他转身离去前朝安迷修比了个中指,轻蔑地说骑士大人要是真想把我绑回雷王星,不如来活捉我试试看啊?正巧两个月后那边不是要举办个凹凸大赛嘛,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文明如安迷修也忍不住猛呸一声说你做梦吧谁会因为你去参加那种野鸡大赛,你以为我脑子被驴踢了啊,小朋友想耍我还早一百年啊你还是不够鸡贼。

小小小,小你个锤子。雷狮顿觉自己青筋暴起,恨不得冲上去就是给面前这个傻蛋来一套军体拳。对着就比他小一岁的成年男性用小朋友这个称呼这怕已经不是脑子被驴踢的程度了,肯定已经被雷王星上男性beta厕所里的水泡了一遍脑袋。想着不能就这个放过这但肥的混账于是雷狮又高冷地扭回了脑袋结果眼前一个屁都没有,最后的骑士早就脚底生风溜得没影。

得,你改名叫最怂的骑士算了。雷狮想着,等我征服完宇宙再回来收拾你也不晚,不把你裤衩扒出来拎到雷王星上全身赤裸叉在他们国旗上伴随国歌冉冉升起他就不姓雷!

事实证明话不能说得太绝flag也不能乱立,安迷修就是吃了没经验的亏以至于他现在站在凹凸大厅里和雷狮大眼瞪小眼时只觉得倍感尴尬脸剧痛。对面那位前皇子看见他时彻底无语,要不是教养不错他早把鼻屎弹对方的脸上去了。安迷修脸皮薄还容易红,现在因为尴尬已经快成了猴屁股。雷狮实在忍不住调侃了一句哦呦,没想到骑士先生还真追到这来了,啧啧啧,是不是看上我了?

安迷修已经开始冒蘑菇云了,让人很怀疑他会不会下一秒就羞死在凹凸大厅。害羞的骑士用手把红透的脸捂实了,支支吾吾憋出几句超小声的话。雷狮啧了一声揪着他的耳朵骂道,能不能像个男人一点支支吾吾个屁啊!

安迷修可能也是被逼急了,一瞬间松开捂着脸的手攥住雷狮的外套吼道我就是过来把你绑回雷王星的做好觉悟吧!

雷狮惊了,雷狮光速退远,雷狮开始尖叫,他在说——

“有人强抢良家妇女啊救命啊!!!”




我又久违地回来讲相声了(啥

生日好开心啊明明还没开始就已经开始高兴得转圈圈了😊
好幸福啊,能在茫茫人海中遇到那么多关心我的人,真的太高兴了

那个,那个,我生日28号,有没有(...

雷狮,你要逃。他说着,血污从额头处流下来,将他的视线也一并模糊。你要逃到一个有光亮的地方,你还年轻,还有大把能够做正常青年人的机会。他们就要来了,快点,从这个窗口跳出去,跳到草丛堆里,或许你会沾满一身的泥,但你还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雷——你不用再说了,雷狮打断了他,他举着枪,黑洞洞的枪口稳稳对着安迷修。我还能不能光明磊落地活下去,这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他扣下了板机,眨了下眼,记忆中的安迷修的脸似乎开始模糊不清。我,你。他的喉头似乎有大把梗咽,但他什么也说不出口。他垂下头,看见枪伤的水痕时才发现自己在落泪。失去了大海的鱼没了安身处所,只身一人静静坐在窗台前,等待着破晓的黎明。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买爆!!!!!!(希望我这次不会再丢快递(......

熔岩蛋糕:

终宣来啦!!!

比较重要的信息:两个本子的预售链接都戳,预售时间是4月30日周一晚上20:00(不要问为什么链接是表情包因为怕翻车)

*抽奖活动:在本次终宣的转发中抽两个送FFF加年龄操作小料全套

==================================
 

 《FFF——新手司机翻车指南》终宣+《雷狮到底有没有对象》二刷

 

手动重点:预售时间  4月30日 20:00p.m!
前30赠送特典,可加购100对!
抢不到不要紧!销量过200就有增送的卡牌,四舍五入可算是可以摸到特典了(?)
本子的定位是,高H短篇小说集,封面低调,但还是请谨慎购买

part1

本子信息

刊名:《FFF—新手司机翻车指南》

原作:凹凸世界

cp:安雷

类型:短篇小说集

规格:A5小说本

页数:120p上下

字数:6w

分级:R-18

定价:预售 40r/本,场贩 45r/本(单本不限购)

赠品:明信片2张

特典:双皇吧唧 15r/对 前 30赠送,可加购 100对,场贩 20对(不单卖,不拆卖)

购买方式:网络预售和场贩,通贩待定

预售时间:4月30日,晚上8点,链接:

场贩信息:首发cp22,D1+D2,数量20(不与特典拆卖)

摊位:安雷酱生产基地

收录:

《After fifty years》
《初夜》
《Liar dance》
《Mr&Mrs.An》
《Bloody lovers》
G文:《表里不一》《三问》《追逐》《王从天降》(Ps. G文部分清水)

已公开短篇试阅:

  Liar dance(教皇安x恶魔雷,现代趴)双皇车两辆史密斯夫妇脑洞

未公开的短篇:《Bloody lovers》(哨向双A)

*【彩蛋】

如果预售期间新刊销量破200,则每份含FFF的订单增加赠品“双皇卡牌”一张(画的样子请参考特典预览图),其中暂定40份雷狮ssr,50份安迷修ssr,以及sr、r等。

本子到手后,抽到ssr卡牌的朋友拍照repo发lofter并艾特我(LOFTER@熔岩蛋糕)可以得到禁卫(LOFTER@滨臣禁卫)朗读的熔岩蛋糕r18文片段语音

注:场贩不参与彩蛋活动

STAFF

文手:熔岩蛋糕

封面画手:文礼 @Ayako文礼 

特典:孟茶子 @人性溺亡 

赠品: 霹雳  @⚡️Plilililili  RIEN @豹子你咕总 

G图:林白  @林黑林白林黑白  坤银 @贰零柒号车。 

G文:道长 @清山乔道长  景鸿  @景鸿消失了 十柒 @拾欺🌛 苏北 @苏北_Bei⚡ 

封设&校对&排版:秋声工作室

代理:秋声工作室

特邀嘉宾:禁卫 @滨臣禁卫🐰 

part2

 

小料信息

刊名:《雷狮到底有没有对象》

原作:《凹凸世界》 

CP: 安雷

类型: A5小说文本,封面铜版纸哑光,内页道林纸

页数: 60P ↑↓

定价: 15r,不限购

作者:  @熔岩蛋糕 

封面画师: 霹雳

排版: 秋声工作室

字数: 2w4+

内容: 年龄操作/都市轻喜剧向,收录正文+番外《家长会》一篇(注: 有少量r-18情节)

试阅地址:戳我

购买方式:

与翻车指南同时开网络预售,可单买,cp22场贩20本  摊位:安雷酱生产基地

小料信息

刊名:《雷狮到底有没有对象》

原作:《凹凸世界》 

CP: 安雷

类型: A5小说文本,封面铜版纸哑光,内页道林纸

页数: 60P ↑↓

定价: 15r,不限购

作者:  @熔岩蛋糕 

封面画师: pili

排版: 秋声工作室

字数: 2w4+

内容: 年龄操作/都市轻喜剧向,收录正文+番外《家长会》一篇(注: 有少量r-18情节)

试阅地址:戳我

购买方式:

四月三十号网络预售,cp22场贩20本  摊位:安雷酱生产基地

 

 ============================================

最后温馨提醒:没有支付宝用不了淘宝只能微信支付的可以私信我,我看看能不能帮你们代买一下(烟)不过可能没有特典

【安雷】一念之差





雷狮的志向是寻死。

当他知道自己的前路早已被家里铺好时——未来的一切被束缚住时,叛逆的少年萌生了这样的念头:要在最美的年华里,以最荒谬的方式结束自己的一生。

他订好了计划,甚至为此做了很多准备,过目不下百手的资料——他是一个偏激的完美主义者,按照他的观点来说概括他的行为大概就是死也要追求死得别致,更准确来说是触目惊心。他左右衡量,最终还是决定要从高楼上纵身飞跃——当然,这个楼要足够高,能够保证他一命呜呼的那种高度。他虽然一心向死,但并没有自残的嗜好。要是没摔死而变成残疾人的话——不,这个更加让他无法接受,他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因此在他成年礼那天夜晚,他偷偷摸摸地从他父亲眼皮子底下溜出了喧闹的成人宴会。他独自一人站在空荡荡的顶楼天台上,月亮就在他头顶上方一点,那么近,仿佛伸出手就能触及。他迎着风解下了头巾,一步步踏向通往深夜的悬崖峭壁。风声过大,大到他甚至隐约感到有人在喊他,那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载着风,从空壳似的月亮中洋洋洒洒倾泻到他的耳内,一下一下,又像是耳鬓厮磨,近在咫尺,一个转头就能鼻尖相碰的距离。他无视了那声音,径直前行。他的脑海内闪现出他十八年如易碎的泡沫般却又浑浑噩噩的前半生,他的心跳在急剧地加速,咚咚咚地,挣扎着要冲出单薄的胸膛。他像是匿藏在不见天日里的黑中的新生儿,跌跌撞撞地摸索着通往极乐世界的道路。


先生!

他的梦被一阵急促的喘息声打碎,雷狮茫然地望去,对方在他的注视下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喘着粗气的青年头发如杂草一般朝四面八方生长,眯起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藏不住的,绿意盎然的勃勃生机。他手上的白色布料有被汗水打湿的痕迹,雷狮定睛望去,看到了月亮的光源,耀眼的希望——就那样安静地躺在青年的手心里,停驻在被他遗弃的时光中。


啊...是这样的,您的头巾掉了,我是来将它物归原主的——您看上去似乎心情不佳,希望在下的行为没有冒犯到您。青年不由分说地,强硬地将过于灼热的希望塞回他的手中。冒失的青年拍了拍自己的裤子口袋,变魔术般从里面掏出一颗糖——一颗因为融化而变成史莱姆形状的牛轧糖。他把这个也放进雷狮的手心里,高兴地说,嘿,先生。别板着脸——你现在拥有了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东西。


什么?


我是说——您拥有了,他开始掰着指头数,空气,月光,太阳,水以及一颗糖!还有什么能比这些更让你感到快乐的吗?

雷狮剥开了糖纸,将变形的牛轧糖送入嘴里——又甜又腻,是他最讨厌的味道。他看向青年,对方脸上依然挂着太阳般暖烘烘的笑容。他用指尖触碰了一下天台的护栏,犹豫着往里退了几步。那颗粘牙的糖轻易化解了他心中的坚冰,他搁下满身的防备,缓缓地,勉强地露出了一个微笑。他回答说,是啊,我拥有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就在刚刚。他的眼角似乎也能挤出一点珍贵的泪水,可是它一直堆积在雷狮的眼眶里,怎么也不肯落下。他带着些哽咽,又接着说,我答应你,我不再轻生——我以此为代价换取今夜短暂的快乐。是你促使我有了这样,接着活下去的念头,我被冲昏了头脑——这都是我的一念之差。你,他又变了脸,恶狠狠地说,你要对此负起应当的责任。

青年眨眨眼,说好啊,我的心这里有一块空地,肥沃得很,就是没人停居——你要来吗?这个回答又令雷狮感到了快乐,他说不,我要将你心中满载的空气、月光、太阳、水以及那颗难吃到爆炸的糖全都扔出去。他得意地指着青年的左胸口,这是我的地盘,你的整颗心都是。